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政法大学主页 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 西北刑事法律网 >> 网站专题 >> 西北反恐研究 >> 正文
厉声:新疆未来反恐在何方
作者:厉声    文章来源:凤凰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1/18       ★★★

2016年1月13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举办“反恐法出台与当前新疆治理形势”专题研讨会,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厉声做主旨演讲。

厉声曾任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研究咨询小组特聘专家,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先后完成100多份关于中国边疆社会稳定与经济发展专题调研报告,其中诸多报告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多次给以重要批示。主要科研成果有:《新疆对苏(俄)贸易史(1600-1990)》、《中俄伊犁交涉》、《哈萨克斯坦及其与中国新疆的关系(15世纪-20世纪中期)》和《中国新疆:历史与现状》等,其中《中国新疆:历史与现状》一书被译为10种外文文本,被外交部作为国家在“新疆问题”上的导向性学术著作。

凤凰评论《高见》栏目获授权整理刊发。

厉声在“反恐法出台与当前新疆治理形势”专题研讨会(中间)

一.恐怖主义在新疆:别混淆伊斯兰和政治伊斯兰

今天主题是新疆形势和《反恐法》的实施。《反恐法》没有时新疆反恐也在进行,而且进行得卓有成效。现在有了,就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新《反恐法》怎么实施?一个是它实施效果怎么样?

新疆或者中国恐怖主义现在可以界定为新疆“东突”恐怖主义,现在我们谈境外用“东突”恐怖主义概念多,在境内用得少,这主要是2010年后出现的情况。2010年国际恐怖势力兴起,政治伊斯兰在恐怖主义发展过程中占了主导的地位。虽然我们现在公开宣传里只说恐怖团伙、恐怖分子,但是目前在我国,恐怖主义主要指“东突”恐怖主义,这一点没有变

第一部《反恐法》里,对于中国政府已经认定的恐怖主义,非常重要的特点是有政治伊斯兰的劣根性。对于新疆或西域来说,对社会产生危害比较大的是伊斯兰教传入之后的政教合一模式。我没有对伊斯兰教任何贬低的意思,只是要讲政治伊斯兰,我们得先做一个界定,目前国际包括中国把政治伊斯兰认为是政治,而不是宗教。我们所谈的宗教极端主义实际上是政治伊斯兰。

可以从伊斯兰产生背景谈一下,伊斯兰教产生在西亚阿拉伯地区,他的产生和发展的重要特点是作为宗教的产生先于民族和国家政权的建立。伊斯兰教在公元610年由穆罕默德创办时,阿拉伯民族没有形成,而在随后民族国家形成时借助了宗教——这时借助宗教最主要的是借助了宗教圣战。

反过来我们今天看,历史上阿拉伯国家借助伊斯兰教来发展自己的民族和国家,在今天看来是可以理解的。历史就是这样,我们今天看伊斯兰教和政治结合起来不合理,但是在7世纪看,政教合一是合理的。一直到十三世纪末奥斯曼帝国,这些都是依靠宗教力量建立的政教合一国家。政治伊斯兰从伊斯兰教产生时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不同时期作用不一样。

在古兰经里关于宗教的力量有论述,圣战中间死去的都是烈士,他们会升天堂。我们不能用今天的眼光否定历史,而反过来讲在今天再拿历史上圣战来解决我们国内问题,或在中国搞政治伊斯兰、搞圣战,实际上是不行的。

伊斯兰教传入新疆是自上而下的,不像一般宗教从民间往上走无论是分散的绿洲政治经济格局,还是当时在西域各个世俗政权,都需要有精神力量来帮助他们实现区域统治。我们现在看战争,不是看当时死了多少人,我们主要看那时各种行动是否符合历史潮流。伊斯兰教的传入正好在区域来说符合整合绿洲分散政治社会的趋势,也正是伊斯兰教的两次传播,绿洲经济才在16世纪后到帖木儿建立东察时统一,帖木儿首先信仰伊斯兰教,然后自上而下到西域蒙古人中强行推行伊斯兰教,然后依靠伊斯兰教圣战整合新疆。这个过程我们可以看成是伊斯兰教传入的过程,也可以看成是政治伊斯兰在新疆发展的过程,同时还可以看成世俗政权在新疆进行整合和统一的过程,这些过程实际上是重合的。

在新疆,政治伊斯兰从传入到1878年,经过诸多历史的变迁和反复,很多东西成为传统,变得根深蒂固。 “东突”分裂主义形成以后的传播主要还是靠挑拨民族关系,挑拨民族仇恨。新中国建立后新疆和平解放,解放了很多东西,但是旧中国很多问题也都包下来了——旧中国遗留的分裂主义、圣战形式、挑拨民族仇视的模式等等这些比较丑陋陈旧的东西没有得到认真清理,新中国建立以后各运动不断,东突分裂主义也没有停止活动,一直到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政治环境宽松后对外接触比较容易,民族情绪开始反弹,宗教狂热也开始出现。

政治伊斯兰、圣战,这些东西重新被借助、被炒作起来,用于什么?其实是用于实现东突分裂主义的政治诉求,从80年开始到90年这十年实际上是分裂性骚乱,但喊的口号都是要建立伊斯兰教国等极端主义或政治伊斯兰口号。   

二.中国《反恐法》主要想干嘛

《反恐法》出台的背景第一个应该是依法治国,第二个就是日益严峻的新疆反恐斗争形势的需要。“七五事件”以后新疆暴力恐怖犯罪非常猖獗,很多都是顶风作案。2013年“10.28事件”把恐怖犯罪活动搞到天安门广场,对国家对人民都是一个很大的震动。2014年“7.28”动车事件被暴力分子煽动起来,规模搞得比较大。今年2015年9月18号发生的事一直到58天以后才能破案。在这么严峻的反恐形势下我们需要有一个法规,规范并加强打击力度。

第三是世界范围的反恐运动,主要从2001年9.11事件之后开始。我们中国的反恐怖法议论从2001年9.11以后,也是借鉴了当时英美前后立法状况,到2005年公安部开始筹划酝酿,2009年七五事件以后东突暴恐活动升级,立法呼声更高了,最重要的是民革在政协提出了议案,呼吁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法案,随后在人大常委会2011年10月通过了关于加强反恐怖主义工作有关问题的决定。随后就是去年12月27号通过的反恐怖法。在这个背景下,所以反恐法的出台应该是非常适合我们国情的。

《反恐法》一共十章97条,实际上九章,第十章是附则,里面包括了总则、恐怖主义、组织和人员的认定、安全防范,情报信息调查,应对国际合作,保障措施,法律责任。里边的重点是什么呢?重点放在了反恐工作的宣传与安全防范,32条,占了三分之一

对恐怖主义界定,一般认为恐怖主义有几个要素:第一是有政治诉求,第二是使用暴力手段,第三是针对社会无辜,包括人,第四是有组织。我们的反恐怖法主要是前三个,主要体现了政治诉求、暴力恐怖手段和针对社会无辜,包括针对政府、人民的生命财产等等公共安全。没有提到“有组织和有预谋”,这主要是考虑到了2009年的新疆东突恐怖主义——中国东突恐怖主义主要是内部滋生的,而不是境外传入。我们当前主要对内部恐怖主义打击,同时解决内部滋生的问题。法条里没有提有组织,有预谋,是考虑到“独狼式”的。

从第二章到第七章主要是反恐工作程序,程序是指内部国家反恐工作包括一系列逻辑具体工作反恐,一个环节可能影响到整体,所以每一个环节,包括整体反恐工作都需要法规性程序,其中关于反恐宣传和安全防范程序是最主要的,重点放在安全防范,包括网络的安全防范,枪支弹药、爆炸物、传染病等等管理和控制,另外还有对于金融方面以及对各种极端主义的煽动,包括社会监控等等反恐宣传和安全防范,32项,占三分之一。第五章是反恐犯罪的嫌疑调查程序,里面规定公安机关主要对恐怖活动嫌疑实施调查和立案侦查,别人没有权力。

第九章讲了法律责任,这项实际在执行过程中相对来说困难,虽然只有十八款,但是每一款下面分得很细,有的一款下面分十二条,因为反恐法最主要的是在违法以后要追究责任。这里面我个人感觉最大的进步把极端主义前面的“宗教”两个字去掉了,我们一直讲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第一次从国家正式文本里面去掉了“宗教”两个字,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进步。因为宗教极端主义实际上是政治伊斯兰,政治伊斯兰不算宗教,他属于政治,是宗教的就不应该把他划到极端里面去,否则你在处置过程中间界限不清楚,到底是属于宗教的教义还是极端?所以利用极端注意的各种行为、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

法律有了,执行时有非常大困难,因为法律是人执行,你的认识不到位、模糊,实践中就会有不当做法。我认为要利用反恐法提高反恐工作的队伍和执法水平,我举一个例子, 1月6号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亿唐镇社区居委会发的一个通知,根据市县镇人民政府通知2016年1月13日起,南宁至乌鲁木齐铁路运输开通,拒绝出售刀具、汽油火药给新疆人,只能出售食品衣服等等,由此看来如何提高反恐队伍和工作人员的素质是非常重要的。  

三.什么让新疆“东突”恐怖主义分子去IS

IS实际上从2012年以后发展起来的,主要背景以美国为主,主要人员应该是逊尼派。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无论是入侵伊拉克,还是通过伊拉克和阿拉伯之春,在西亚北非制造混乱。中国09年七五事件之后,新疆东突性质发生变化,很多人往国外跑是因为境外有了IS,伊斯兰非常重要的理念是穆斯林皆兄弟,非此即彼,

这种背景下,当新疆在七五事件以后,政府加强打击和管控力度,东突势力就开始往外走。而在这以前其实已经有通过西南口往外走的先例,只不过不是很突出或者我们当时关注不够。迁徙圣战成为新疆恐怖犯罪活动中非常重要的形式——当一个地区形势不利于穆斯林活动时,穆斯林可以迁徙到另外一个地区,而迁徙圣战早期在穆罕默德非常重要。所以这些东西只不过是现在东突势力利用的一些历史上或者是古兰经里面的教义,去鼓动实现内外勾连。

IS的发展规划有三块:第一块就是西亚北非,伊拉克、叙利亚作为重点,第二块在中亚和南亚,阿富汗北部一直到中亚,包括新疆,第三块在马来西亚等,这种背景下境外也加强了东突之间的联系。

80年代后半叶,新疆有不少人到国外,其中有一部分实际上直接或间接加入了境外恐怖组织。在这种背景下当IS兴起以后,当他通过媒体发布各种号召时,影响实际上是双方面的,一方面是对境外IS的号召,一方面是对新疆恐怖势力。

我们最近做了一个调研,我们审定的教材(我现在已经拿到这个教材了)是维吾尔的教材,从一年级到初三总共十七本,整个教材的编写是维吾尔族语,三百多篇课文和文章里面大概只有20篇讲中国汉字,讲中国内地,剩下的全是他们所认为的历史上新疆民族。教科书都是这样,怎么能培养出来正确的国家观,民族观,保证极端主义不出事?

我们原来讲的某某恐怖分子看了两部极端主义宣传的磁带或视频就成为恐怖主义,其实这是不符合规律的。有一个词叫洗脑,而洗脑是有基础的,不是一晚上看磁带或视频就走到不顾一切的道路上去。

IS第一战场就是在叙利亚,如果在第一战场里美国等西方国家联手打击力度加大后,他们收持不住时马上就会加强第二战场,而这第二战场包括我们中国。

四.新疆未来反恐在何方

新疆势力真的比较大,涉及国家长治久安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新疆应该说局势确实不会有问题,因为我们国家有很好的反恐的基础,总体可控是没有问题的。但在社会治理上实际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现在是面临问题叠加期和恐怖主义的反弹,另外内地进入改革开放深水区后,又形成改革开放的社会问题,现在的暴恐分子都是80后、90后,都是我们自己培养起来的,为什么80后、90后的孩子成为敌对的分子?他们的暴恐计划,他们的洗脑是怎么实现?他们的教育,他们成长过程中的哪些环节影响到他们了人生观,影响到了他们的意识形态,包括思想的发展等等,可能都是需要认真思考的。

另外新疆需要加强基层建设,从前年3月份开始基层驻村整治,通过基层驻村这样的工作,应该说对于稳定南疆地区形势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可能还会延续下去。我想至少在五年之内,也就是说要两届南疆驻村,让这种模式不断加强。

还要开展去极端化教育,这里面成绩是主要的,但是在局部的基层地区出现了一些政策层面,去极端化还要继续进行总结,需要完善。

恐法公布以后还需要做一些工作。我今天讲的不一定到位,但是这是重点:恐怖主义是恐怖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反恐本身内部也有暴力,因为必须用暴力压制恐怖。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减轻由反恐产生的暴力对社会的另外一种冲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还需要反恐法把这个问题规范化。

经济是基础,国家对新疆经济援建力度非常大的,一万亿,这些方面都是中央对新疆社会问题稳定、经济发展、反恐权力的支持。在这种背景下我们需要使中央包括各省的支持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另外讲新疆人民和新疆自治区人民有些问题是属于很难解决的,有些问题是进入深水区以后新问题,以新疆长治久安为主的各项工作实际上难度相当大,无论是中央,还是自治区人民政府,还是新疆各族都花了不少的精力在做这个事。所以我们第一个是要充分肯定中央,包括自治区,包括新疆各族人民新疆发展中间做出工作和业绩,同时要进行总结,在完善过程中使新疆能够标本兼治的过程中先朝好的方面进行良性循环。

俞正声讲了一句话我觉得非常好,他讲新疆要标本兼治,但是治标不能影响治本,我们要经常考虑,我们的治标工作尽管有效,但是不是影响治本?

文章录入:舒洪水    责任编辑:舒洪水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版权所有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网宣办
    联系电话:029-85385739 电子信箱:shs710063@163.com xbzfxsfzx@163.com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00号 邮编:710063(雁塔校区研究生综合楼4层)
    陕ICP备050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