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政法大学主页 今天是:
西北刑事法律网 >> 法治人物 >> 永远的怀念 >> 正文内容
马章民:回忆孟庆华教授
作者:马章民 来源:河北政法职业学院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5日 点击数:

庆华教授走了有十几天了。这些天来一直想写点什么,实在是事务繁多,静不下心来。按照“过七”的风俗,今天应该是刚过“二七”,许多关于庆华的思绪涌上心头,不吐不快

我清楚地记得,我跟庆华教授认识是在2007年。那年要在石家庄植物园会议中心召开河北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年会暨学术研讨会,我是秘书长,工作内容之一是要提前通知刑法学研究会的会员,包括省内公检法司等实务部门以及各高等学校、研究机构。2005年、2006年河北大学政法学院的参会代表都是王志祥教授,他是河大刑法学硕士点负责人,也是2005年当选的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我在迎接报到人员时河大来的居然是孟庆华教授,一起来的还有中央司法警官学院的江献军教授。我原来听说志祥教授可能要调到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那两年赵秉志院长正在招兵买马。然后,孟庆华教授从北京化工大学作为引进人才调到了河大,于是他就来参加河北省刑法学年会了。

记得开会那两天正下着小雨,我张罗会议忙得不亦乐乎。第一次见面我对庆华教授的印象是,在论文研讨阶段发言非常犀利,发表自己的观点直来直去,批评别人时丝毫不留情面不管别人下不下得来台,好像他评价一个实务部门的会员的文章时言辞激烈,我还跑到他背后小声说,“孟老师,实务部门的同志能沉下心来写论文已经很难得了。”他的语气才和缓了些。当然,我也觉得庆幸,学术会议本来就应该有争议,有不同声音,大家能在刑法学年会上各抒己见,争论的面红耳赤,这才更像开会,更有价值。

再后来,庆华教授就成为河北省刑法学年会的常客了我们逐渐熟络起来,我也对庆华的学术经历了解得多起来。他早年在北京大学读完硕士后,立志考北大的刑法学博士,经过六年苦读,终于如愿以偿,投到刑法学界泰斗储槐植教授门下,博士毕业后又再接再厉,拿下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博士后,作为一个学者的学历已经达到了顶峰。当然,岁月不饶人,他博士后出站时已是不惑之年,这才结婚成家。我不禁感叹,学界人才济济,能像庆华教授这样对学术如痴如醉,为了学术先立业后成家的又有几人?

庆华不愧是山东大汉,大头大脸,头发花白,从来不修边幅,他似乎总是分不清什么场合该穿什么衣服,有时在会议研讨时他穿着拖鞋参加,要是夏天他就穿着大裤衩去会场发言,到了大家吃饭或散步时他又穿戴的十分整齐。后来我想,大概这就是孟庆华教授的风格吧。庆华说话声如洪钟,直来直去,不绕弯子,性格粗犷、直爽,他这种脾气了解他的人可能可以原谅他,但是,也跟很多人不能相合,甚至日渐疏远。有时候我想,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句话用在庆华身上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

那几年我们接触主要是在省内开刑法年会这个机缘,有的年份我的会议通知发的晚一些,他就直接打过来电话,“马秘,今年的会议还开不开呀?”有时候他是担心会议时间重合,他经常参加的有全国刑法学年会、全国犯罪学年会、全国警察年会、中国人民大学的研讨会、上海政法学院的研讨会等等。我想,一个刑法学者,确实应该多参加一些学术研讨,以开阔视野,交流思想,碰撞火花。

再后来,我们除了在省内会议上碰面外,也经常在全国的刑法学术会议上接触。记得2011年年会在重庆召开,我在火车上邂逅庆华教授和江献军教授,于是旅途变成了三人,大家一路交谈,倒不寂寞。那年河北去的还有河北师范大学的孙燕山教授、河北大学的冯军教授,还有河北籍的中国人民大学的付立庆教授,以及从河北政法职业学院调到苏州大学的李晓明教授。大家一起参加研讨,会后散步聊天喝茶,一起参观重庆廉租房、重庆市公安局打黑除恶成果展等等。从重庆返回时中国刑警学院的孟昭武教授要去保定庆华那里待一天,旅途成了四个人,我们在火车上喝啤酒,谈会议感受,十分惬意。2012年全国犯罪学研究会在北京召开,我们又都去了。会上本来安排庆华教授代表河北大会发言,他临时有事,向会务组推荐让我发言,我说我水平有限,他极力坚持。我记得我提交的论文是食品安全犯罪方面的,发言时没有照本宣科,讲了一些切身感受和遏制食品安全犯罪应有的理念,之后孟昭武教授居然说讲的不错,庆华说我说你发言没问题的

庆华有时候也很幽默,比如他在开会期间向别人介绍我,总是说“这是马秘;又如2013年在天津开全国刑法年会时,晚上大家住的酒店可以唱卡拉OK,庆华也一展歌喉,我印象中他唱的都是八十年代的经典老歌,虽然有时跑调,但他依然认真地唱完每首歌。

庆华对刑法学研究非常执着,学问做的非常辛苦,经常挑灯夜战、笔耕不辍。近些年他出了不少专著,有时就在会上送人,还认真地签上他的大名。庆华身材较胖,大家在接触中知道他有高血压、心脏病,记得孟昭武教授和我都劝过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学问要做,身体也要注意,但他嘴里答应,过后依然故我。

庆华是个热心肠,知道我还没晋升正高,就找机会跟我合作出书。2013年春的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中国检察出版社想把一套案例评析书再版,你有没有兴趣。我欣然答应,于是,经过几个月的奋斗,终于在2014年1月出版了,就是《寻衅滋事罪——刑事案例诉辩审评》。

庆华对他的导师尊敬有加。今年8月,北京师范大学主办、河北大学刑事法律研究中心承办的第六届当代刑事司法论坛在保定召开,中心主任冯军教授请我参加,我当然不愿放弃学习的机会,就欣然答应。会前一天到保定报到后我跟庆华联系,原来他自己开车拉着86岁高龄的高铭暄教授出去了,陪同的还有傅跃建教授,后来听他讲去了直隶总督府、冉庄地道战遗址等处,高老师感叹,没想到保定是一个这么好的地方。言语之中,庆华很得意,大概他想实现领着恩师到他工作的城市转转这个愿望,愿望实现了,他自然高兴。论坛在保定召开,庆华很兴奋,又一次展现他幽默的一面,提问时老是拿北师大刘广三教授和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李卫红教授夫妇开玩笑。

今年9月,全国刑法年会要在北京召开,会前他给我打电话,问我去不去,我说没有特殊事务应该会去,他就托我找找《河北法学》编辑部,他有一篇论文发在第七期上,让我给他拿两本样刊。我捎到北京后给他打电话,他说开会那两天恰好他学生的硕士论文要答辩,见不了我,让我交给孟昭武教授转交。所以,在今年的刑法学年会上,我没有见到庆华,也没有听到他犀利的提问,现在想来,十分遗憾

这个学期我特别忙,有授课任务,有两个接手的案子需要认真对待,还有许多杂务需要处理。11月初,庆华给我打电话,“马教授,重庆的全国犯罪学年会你去不去?”还问,“今年河北省的刑法年会还开不开?”以前他以教授称呼我,我总要客气一下,“我是副教授,你是教授。”我那两天刚好参加学院教授评审,被推荐到省里,于是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他祝贺我终于解决了职称问题。我说我实在脱不开身,就不去重庆了。他讲有书稿要赶,也不想参加了。我还告诉他至今还没接到开省内刑法年会的通知,一有通知我就第一时间告诉你。这是我跟庆华的最后一次通话,彼情彼景,如在眼前,不禁令人伤感。

庆华是11月13号在北京发病住院的。第二天,也是经常参加河北省法学会学术会议的石家庄监狱的候国教导员,给我打电话说“老孟住院了。”我吃了一惊,忙问怎么回事。候教说是突发脑出血,我就说等我忙过这几天,一起去北京看看他去,候教说没问题。我还跟妻子念叨,等我哪天有空就去看看庆华。但是,由于事情缠身,总是抽不出空来,心里一直在想庆华肯定会早日康复到了11月19号,领导决定今年的刑法学研究会于12月19日召开,晚上我就着手打电话、发邮件、发短信,通知大家准备论文,要是往年,我哪天发给庆华电子邮件,他当天或第二天见到了肯定给我打电话。今年他没有打,我也知道,他正在住院,反正还有一个月左右才开会,到时候庆华病好了,肯定会参加我们的刑法年会,肯定还会听到庆华的精彩发言。

11月27号,是星期四,那几天石家庄的雾霾非常严重,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上午正在上课,候教发来短信“老孟走了。”我一下子懵了,怎么可能?我还没来得及去看你呢,庆华!我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强忍悲痛,把课讲完。我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是秘书长,我能做什么?立即打电话给省法学会梁建设老师,他也很惊讶,说立刻向领导汇报,下午省法学会向河大政法学院发了唁电。我又跟孟昭武教授、江献军教授通了电话,说是第二天即11月28号在武警总医院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可是,我的事情都提前排满了,实在不能参加庆华的告别仪式,一是跟邯郸中院法官约好去交手续,下午14点的高铁票已经买好,二是由于雾霾严重,周五要去唐山第一看守所会见,又买了晚上六点从邯郸到唐山的火车票。我在去邯郸的火车上通知了河北经贸大学的包雯教授和河北师大孙燕山教授,大家都觉得十分突然,十分惋惜。我想再以刑法学研究会名义给河大政法学院发一份唁电。办完事后我赶到邯郸火车站,已是下午五点,边吃饭边起草了唁电草稿,问了问服务员,说发传真要到路东边很远,又怕误了火车,只好作罢。在邯郸到唐山的火车上,我用QQ跟同事联系,让他帮我发唁电,内容是:

惊闻孟庆华教授辞世,我们十分悲痛。他是河北省乃至全国知名刑法学者,潜心研究,著作等身,为刑法学研究做出重大贡献。我们对孟老师英年早逝表示深切哀悼,并向亲属表示真挚慰问!

第二天,我又跟同事联系,确认唁电已经发到,这才放心。周五下午从唐山回石家庄的路上,我跟孟昭武教授电话,得知庆华已经安葬在八宝山,我跟他提起未能参加庆华的告别仪式,没能最后送庆华一程,感觉自己这个秘书长不称职,他安慰我说老弟已经尽力就行了,不必太过自责,我的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庆华教授永远地走了,他才55岁,对于一个学者而言,这是一个多么年轻的年龄啊!正是既有了深厚的学术积淀,又是可以整理自己的学术思想和创见的时候,庆华却撒手人寰!他走的太突然了,他还有多少著作、论文没有完成啊!他还有多少硕士生需要指导啊!他走的太绝情了,抛下了80多岁的老母、孤单的妻子和十几岁的孩子。事后大家纷纷捐款,我也汇到庆华账号一点钱,聊表寸心吧。

如今,离12月19号河北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开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想到今后,不管是省内的会议还是全国的会议再也见不到庆华教授的身影,再也听不到庆华教授的发言,不禁潸然!

孟庆华教授安息!

上一篇:吴占英:花微逊艳亦为春 —评英年早逝的… 下一篇:邹碧华的最后一次演讲:法官应当如何对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版权所有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网宣办
联系电话:029-85385739 电子信箱:shs710063@163.com xbzfxsfzx@163.com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00号 邮编:710063(雁塔校区研究生综合楼4层)
陕ICP备050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