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政法大学主页 今天是:
西北刑事法律网 >> 工作动态 >> 中心成果推介 >> 正文内容
“西北政法大学——吉林大学”两校刑事法论坛暨研究生论坛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03日 点击数:

主题:我国暴力恐怖活动犯罪形势政策研究

    2016年5月14日,“西北政法大学——吉林大学”两校刑事法论坛暨研究生论坛在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报告厅召开,会议由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研究院共同主办。我校校长贾宇老师,刑法学各位老师,反恐法学院各位老师,刑法学研究生及反恐法学研究生,博士与吉林大学张旭教授、李海滢教授等师生一行,参与了论坛。

上午8:30 论坛正式开始,贾宇老师与张旭老师致开幕词,贾宇老师评价吉林大学与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科有非常友好的合作和传统的友谊。吉林大学作为国内重要的刑事法律人才的培养基地和刑事法学研究基地,为我们国家的刑事法律科学事业、刑事法律人才的培养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吉林大学有一大批非常优秀的、杰出的学者,也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杰出的学生,创造出了一大批非常有份量的研究成果。所以我们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科的师生们对吉林大学致以崇高的敬意。基于我们两校之间相互的肯定、长期的合作,创建了两校刑事法论坛。两校基础相似、困难相似、追求相似、性格相似,并同出于对学术的追求,建立两校刑事法论坛机制。一方面加强两校两个学科教授之间的友谊、促进了学问,也有利于两校学生学术水平的提高,这个论坛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双方确定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关于暴力恐怖案件刑事政策研究,参加本论坛的除了两校刑法学科的教授和老师们以外,还有我们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法学院的教授和老师,大家一起讨论这个问题更有意义。张旭老师在开幕致辞时讲:我们这个刑事法论坛应该说持续了很多年,在西安是第三次,每一次跟同学们过来大家都是充满期待而来,满载收获而归。对于整个论坛的持续来说,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同学们也都是受益良多。西北政法大学现在刚刚成立了反恐学院,我们吉林大学刚刚成立一个犯罪治理研究中心,现在已经被任命为吉林省社科研究热点基地。有这样的一个新的途径之后我们两院校新的合作有一个新的平台,我们也期待未来的研究当中我们两校合作型的项目。随着我们这个论坛不断向前推进,我们两校的合作进入到一个新的时期。我们这样一个团队会把西北政法大学的学术精神、学术传统以及西安厚重的文化全部带回到吉林大学。最后,我衷心祝福此次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贾宇教授做了题为《反恐形势和对策》的主旨报告, 贾宇教授在报告中总结了暴恐犯罪的特点:1、组织结构由“独狼式”“碎片化”向“团伙化”、“家族化”发展。2、作案手段由“单一化”、“传统化”向“多样化”、“山区化”发展,钻营“战术”。3、袭击武器由“冷兵器”向“热兵器”发展。4、袭击范围由南疆向北疆、东疆发展,由疆内向内地发展。5、境外指挥、网上勾连、境内行动。6、成员年龄由“青壮年”向“低龄化”“女性化”发展。7、联络方式由“简易手段”向“信息化”发展。8、伊斯兰国对新疆的现实威胁、危害加大。反恐中存在的问题:1、滋生暴恐活动的疆内突然依然肥厚,新疆应进行土地“去毒化”,就是是双泛思想对新疆的毒害。2、疆内高危群体基数大、消化过程长。3、最突出的难点是有效地促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4、严重的风险隐患是宗教极端思想渗透。宗教极端思想主要通过对日常生活、风俗习惯进行潜移默化式的渗透。5、明显发展短板是南疆。6、关键制约因素是基层不够牢,基层组织涣散。和反恐对策:1、惩治暴恐要法制化,要让群众认识到自己先是公民然后才是教民,首先要遵守国家法律,然后我们的干部要用法治思想和法治方式来化解矛盾、解决问题。2、宗教管理去极端化,“五把钥匙”、“四管其下”,新疆领导们提出“宗教的问题就要用宗教的办法进行解决”,对于受到宗教极端思想毒害的人我们要用正信来解决他们的问题。3、经济发展去贫困化,一切以经济为基础。4、社会建设去封闭化,新疆各民族要交流交往交融,内地不仅要支援新疆,还要帮助新疆各族人民走出来到内地学习工作做生意,内地人要到新疆学习工作做生意,要交流起来、交往起来,一定要纠正譬如拒载拒住等伤害民族感情的错误做法。5文化教育去愚昧化这五大方面。

张旭教授做了精彩的点评。

在主题发言阶段,张金平教授做了题为“从总体国家安全理解中国面临的恐怖威胁”的主题发言,从国家安全观的角度来我国反恐政策的变化:2014年4月15日,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提到“国家总体安全”。习主席提到:居安思危是一个原则,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在2016年1月中央政法会议上国家领导人做了一个判断:11个国家安全形成一个体系、构成一个机制。《国家安全法》第8条规定,我们要统筹“四个兼顾”。11条安全中没有恐怖主义安全,但几乎每一条都与恐怖主义想联系。政治安全、国土安全、经济文化安全都与恐怖主义想联系。恐怖主义它不是单个的法律问题、政治问题、国际关系问题,它是一个综合性问题,我们反恐怖主义法学院是一个综合研究的学院。我们要形成以《反恐怖主义法》(第3条、第4条)、《国家安全法》、《反间谍法》、《网络安全法》、《境外非政府组织法》等一系列法律体系为主导的统一的机制。什么是国家安全?一个是国家处于安全状态,一个是国家有维护安全的能力。国家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我们依法打击恐怖主义。

李海滢教授的发言主题为“暴恐犯罪与刑事司法协助”。李海滢教授提出:从国际刑法或暴恐犯罪来看,关于司法协助,选取了几个基本原则面临的棘手问题:关于主权、人权、双重犯罪、政治犯的引渡、死刑问题,这五个问题是当前面临包括暴恐犯罪在内的国际司法协助最棘手的问题。一、主权问题。国际刑法就是主权和人权的问题,是二者之间的协调问题。二、人权的问题。政治体制上的因素,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使得对于人权的解读不同,人权问题始终制约着刑事司法协助的进展。三、关于双重犯罪。双重犯罪原则,国家之间已经不再需要缔结双边条约,缔结条约也不再要求国家之间罪名同一或犯罪类别同一,包括中国现在对外缔结双边条约,关于双重犯罪已经在文本上逐渐弱化。四、政治犯不引渡。关于暴恐犯罪、宗教极端主义,是否要将其视为政治犯、在司法协助中进行不协助值得研究。五、死刑犯不协助原则。死刑犯不协助原则往往和人权相纠结,但不适宜放于一个框架讨论。现在中国对外签订的双边条约,关于死刑不协助原则,已经不是通过在个案中的协商或通过外交手段,而是有双边条约明确承认死刑犯不协助,也表明中国政府正积极应对国际社会的变化。

古丽娜尔教授从民族学的角度讲了两点:首先根据前几天在南疆的调研,介绍新疆在反恐维稳、去极端化的工作和成果。新疆在去反恐维稳、极端化中从人力、物力、财力上做了大量工作,令人惊奇、取得了显著成果。从自治区层面到各级地方、部门都非常重视;将反恐维稳、去极端化作为新疆最重要、最要紧的问题来抓;从上到下、全员动员、各部门联动,各显其能、各显神通;方法多种多样、灵活多用。还有去极端化的“八项工程”,分别为免进工程、剥离工程、切断工程、挤压工程、凿渠工程、去势工程、康复工程、世俗化工程。以“剥离工程”为例,要剥开宗教势力的画皮,遏制和打击旧成员的当务之急,而三非(三非指非法宗教出版物、非法宗教网络传播、非法宗教活动)是宗教极端思想的主要渠道,治理三非比打掉一个暴恐团伙更重要、更管用,最关键的一招就是要切断渗透途径、堵住传播渠道、打响治理三非的指挥战。

舒洪水教授点评:谈到反恐,总是说“我们要统一国内国外两个大局,疆内疆外两个战场,线上线下两个战线,我们要打好主动战、攻坚战、持久战,遏制频发的暴恐形势,遏制向内地蔓延,遏制大众城市暴恐行为爆发”,这是总体要求。“境外有种子,境内有土壤,网上有市场”,对境内,在习总书记整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引下,我们标本兼治。现在社会当中的暴恐情况得到有效遏制。

第二阶段王永宝教授发言的主题为“伊斯兰与多元主义”,他指出,传统的穆斯林社会和国家有一个引人瞩目的特点之一,几乎都是关于多元宗教和多元种族的状况。这一延续至近代且与众不同的伊斯兰文明特征,就其本身而论,曾引起无数近现代西方思想家的仰慕。一个建立于特殊信仰(在此实例中是指伊斯兰)的国家或文明,是如何不同于那些往往以最大限度迫使他人遵循统治阶级的信仰的国都或文明。显然,伊斯兰的确维护了所有人(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广泛权利,以至于使他们不仅能够生存、工作、拥有财富,而且还能够在其统治政权及法律的保护之下,自由地实践他们的信仰。

李立丰教授的发言极具启发性,他说,有一句名言说的非常好“所有的问题都是故事,宗教是故事,信仰是故事,国家是故事,法律是故事,我们都是故事里面的人物,我们也都是故事的倾听者。”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现在所做的是不让你讲故事,而不是我要讲一个比你更好更让人接受的故事,这就是真正的问题。我们想尽办法,或者把你消灭掉,或者通过家庭刑法把你关进监狱里一辈子不让你出来、不让你讲故事。但这真的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吗?我们说了那么多,但没有涉及到主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们能不能讲一个比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更好的故事?如果你能讲这样一个故事,我相信大部分理性人会认同你这个故事。这就是我提到的比较认同古丽娜尔老师关于民族心理观点的问题。我补充一句,我去布达拉宫的时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群藏族群众围着一个喇嘛,不知道喇嘛在说什么(后来知道那个喇嘛是在讲一个宗教故事),当那群人围着喇嘛听故事的时候,我相信他们心里是接受的、纯净的。所以只要故事讲得足够好,就不需要把人杀掉、把人关进监狱里,为什么要把人杀掉、把人关进监狱里,因为没有把故事讲好。

兰迪博士发言的主题为“反恐怖主义犯罪柔性治理策略的比较研究”主要谈及三个方面。第一部分传统反恐治理模式的局限,第二部分柔性反恐策略的基本主张,第三部分域外柔性反恐策略的引介。通过与其他国家反恐策略的比较与吸纳,来探寻我国柔性反恐的路径。

此阶段主题发言结束之后,穆兴天教授做了点评,他赞同李立丰教授和兰迪博士关于严打的反思或柔性反恐策略的陈述,提出要防恐,要从根源上,从民族文化、民族信仰、去极端化方面下功夫。

中午休息过后,论坛的发言与讨论继续进行。

李淑兰博士主要从刑事立法政策角度关注恐怖主义犯罪,通过对我国恐怖主义犯罪刑事立法政策的现状以及合理性的分析,提出我国恐怖主义刑事立法政策的完善方向。第一,我国恐怖主义刑事立法政策呈现出犯罪化的定罪政策和重刑化的制刑政策。第二,我国恐怖主义刑事立法政策基本上是合理的,但是仍然具有缺陷。第三,提出对我国恐怖主义刑事立法政策的展望或完善,一是要把握好我国刑事立法政策的整体性定位,坚持综合治理。二是要坚持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三是要从“立而不严”走向“严而不立”。

刘银龙博士主要从刑法对于恐怖主义犯罪的规定出发,分析其打击严厉性的表现和局限,提出给刑法适当的减负,通过刑事政策和犯罪学的完美结合,充分发挥好刑法在打击恐怖主义犯罪的作用。邢法对于恐怖主义犯罪的打击很严厉,但是也存在很多局限性。在刑法已经对于恐怖主义犯罪处理严厉的前提下实现刑法理性的回归和适当的限缩,从而使刑法在保护法益和人权保障方面达到基本平衡。

黄彬博士通过比较传统的犯罪和恐怖主义犯罪下被害人保护的异同,并分析国内和国际上对恐怖主义犯罪下被害人保护体系的现状,最后提出未来完善恐怖主义犯罪被害人保护体系包括保护的对象,保护的方式、保护的内容等的建议。

彭红军博士通过国内的、国外的以及伊斯兰世界理想类型的关于头巾的对比,发现头巾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多元性的东西,对以西方对于头巾的解决问题方式来处理新疆的头巾问题提出质疑,并积极尝试寻找法律之外的解决途径,诸如宗教认同、文化认同、宗教教义等来处理头巾问题。

王江博士通过涉僵恐怖主义经历的不同阶段分析,提出相应的应对策略。

第一个阶段是1981年到2003年,整个时间跨度内的涉疆爆恐活动,从刑事侦查的角度来看是非常有规律的,形成了相对固定的网络,其政治立场和政治目的也非常鲜明,甚至提出了自己的所谓的宪法和国籍、宗旨,但该阶段我国的情报工作和刑事侦查工作也相对做到了有的放矢。第二个阶段从08年新疆喀什爆炸袭击事件起,一方面,独狼式的缺乏传统的组织和策划的恐怖主义形式增加,同时案发的证据收集过程中发现宗教的成分出现;另一方面,国内的恐怖主义与国际恐怖主义和宗教因素的联系更为密切。另外,罪犯通过新闻、视频等方式接受极端思想,从明确的目标变成相对随机和分散的目标。

朴宗根教授做了对两校博士发言的总结,归纳了两校博士的观点。

甘肃政法学院的教务处处长郑高健老师提出希望两校论坛能够扩展为三校论坛,得到了各位老师的肯定。

张凯博士以“当前暴恐犯罪刑事政策纵向实现的反思与理性化路径的重构”为题提出当前暴恐犯罪刑事政策纵向实现的反思与理性化路径大致分为三部分构成,因为暴恐刑事政策的纵向实现分为刑事政策立法化与刑事政策司法化两个过程,前一过程应反思“严打”立法化的立论基础与民意导向,并以此转向指导今后立法,后一过程应在坚守罪刑法定主义的基础上,对过于扩大入罪化的立法趋势进行适度限缩,同时应注意协调涉恐刑事政策的功能发挥与综合治理的应对。

髙珂博士的题目是《暴恐犯罪及其对策——以新疆地区为切入视角》其主要分析了暴恐犯罪的内涵,基本上就是涵盖了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暴力,第二个是恐怖主义,那么暴力从对象上讲,应该包括人身和财产安全,因为当前的暴恐犯罪所造成的那个人身伤亡和财产性损失非常的严重,所以必须就是以最广义的方式来规定这个在“暴力”,就是说它的对象既包含人身法益、又包含财产法益。然后就暴力的程度分析就是说同一个行为所造成的结果有的时候是一个重的行为造成轻的结果,有的时候是轻的行为造成重的结果,这样就可能导致我们在分析同一类行为的时候可能出现一种多重评价。

沙涛博士提出了刑事政策的科学制定离不开对犯罪原因的准确认识的三点:第一个就是我国恐怖主义犯罪的成因是什么?第二个原因是我国其它类型的包括这个民族分裂型的,它都大部分是利用这个宗教极端主义的影响来实现他们民族分裂的意图,所以就是说,宗教极端型恐怖主义的研究对象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限制意义,第三个是当前我国集中体现在刑事政策立法和司法上的反恐刑事政策是否符合有效防控犯罪的需要?

李斌博士的报告涉及四个部分(一)针对刑事政策两个基本理解。(二)刑事政策的基本演变。(三)结合刑事政策对于犯罪预防及其与刑法关系讨论暴恐类刑事政策刑事法典化(刑法化)。(四)暴恐刑事犯罪界定的“溢出”。

鲁世宗博士发言的题为:从具体案件观察反恐法的适用。(以“某暴恐实践”为例)以具体案件来分析了反恐法适用的困难。

那斯尔江博士演讲的角度是:依法治国中新疆维稳研究。主要介绍了一、新疆维稳基本形势。二、依法治国,新疆维稳必要性问题。1.法制建设是新疆维稳关键。2.法制建设是依法治国的题中之义。3.新疆维稳是经济发展的基础保障。4.新疆维稳法制建设是坚持民主的政治保障。三 、新疆法制建设工作问题1.新疆地区性法规制定体系问题。2.地方政府执政能力问题。3.教育工作中的问题。

李立丰教授对各位博士的发言进行了点评。在自由发言阶段,付玉明教授及我校博士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及参加论坛的感受。

张旭教授做了闭幕致辞,贾宇教授做了总结发言:治标与治本的问题,要吸取教训,治标治本一样重要,不能光治本不治标。治本是长期的,艰苦的问题;治标是要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两者同样重要。对于反恐研究提出三点建议:跳出刑法,问题导向,深入研究。多管齐下,综合治理,这样的研究才能够成功。

论坛在热烈的氛围中落下帷幕

上一篇:舒洪水、苟震:清真食品立法,当慎之又慎 下一篇:贾宇:中国法治反恐的里程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版权所有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网宣办
联系电话:029-85385739 电子信箱:shs710063@163.com xbzfxsfzx@163.com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00号 邮编:710063(雁塔校区研究生综合楼4层)
陕ICP备050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