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政法大学主页 今天是:
西北刑事法律网 >> 工作动态 >> 工作简讯 >> 正文内容
评民事法律参考《最高院裁判观点:法院执行夫妻共有房产,一方提出执行异议能否获得法院支持?》
作者:李东宏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1日 点击数:

最近,民事法律参考刊载最高院裁判观点:法院执行夫妻共有房产,一方提出执行异议能否获得法院支持?,该文所载是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240号裁定书,内容如下:“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的主要问题是:一、焦玉清是否有权要求停止对案涉房产的执行;二、二审判决未对案涉房产进行析产分割是否适用法律错误。分述如下:……如前所述,根据查明的事实,焦玉清主张案涉房产归其个人所有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据此维持一审判决,符合法律规定,并不存在未对焦玉清诉讼请求进行审理的违法情形。原审判决对于焦玉清对案涉房产个人所占有的权益已作出按比例的分配方式,焦玉清的权利在执行过程中依法可以得到保护。显然,最高法的这个裁定对下级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因偿还夫妻一方的债务而拍卖夫妻共有房屋的做法是肯定的。这无疑是我国人权保护和司法公正的一大退步。

一、侵犯夫妻另一方的财产权,违法

所谓“对案涉房产个人所占有的权益已作出按比例的分配方式”,就是拍卖涉案房屋,价款的一半归另一方,属于被执行人一方的另一半用于偿还债务。这显然侵犯夫妻另一方的所有权,因为另一方对涉案房屋虽然只享有共有权或者说部分所有权,但他的部分所有权及于涉案房产的全部,而不是涉案房产的一半,既及于执行法院想拍卖还债的那一部分,也及于执行法院想拍卖后归还他钱款对应的那一部分。

所有权的核心权能是处分权。既然判决没有确定另一方是债务人,执行程序中也没有追加另一方为被执行人,那么另一方对其合法所有的房屋就享有处分权。既然另一方不同意处分,法院的执行行为就侵犯了他的所有权。也就是说,无论执行法院仅仅拍卖涉案房屋中被执行人的份额还是拍卖房屋用被执行人份额对应的价款还债,都侵犯了另一方的所有权。

需要重申的是,另一方的部分所有权,无论他是否有过错如果没有合法的裁判直接限制,可以对抗任何执行行为。因此,最高法2019)最高法民申240号裁定书肯定的执行行为违法。

二、将住房视为普通物,忽视人格保护

人格是公民作为人的资格。人格权是一个人的最高权利。人格的基础是财产,但是不同财产对人格的作用是不同的,比如,劳动力是公民作为劳动者资格的保障,住房则是一个公民能够作为人的基础保障,许多财产则对公民的人格没有直接的保障作用。虽然租房也可以解决居住问题,住房的缺失并不意味着无家可归者必然产生,但是,从失去自有住房到租房居住再到成为无家可归者,只需要房租大涨价就够了。所以,最高法的判例暂时不会产生大规模的无家可归者,但是中国的房地产体制决定,未来必然是房价和房租双飞,会出现大批买不起房也租不起房的人,所以,放行上文所述的执行措施,未来无疑会助推大批人从有房者到流浪汉的转变。

当下,对住房的执行,大量来自民间放贷者的请求。最高法的这个判例无疑有助于高利贷的发展,也不利于当下的经济发展。

司法的首要价值是公平而不是效率,首要目标是稳定与和谐而不是经济的繁荣,而最高法的这个判例,则体现了司法向效率的倾斜以及对公平的背离。其实,公平本身就是效率,因为它是效率的基础和长久的效率。如果最高法不贪图眼前的效率,不背离公平,则可实现持久的效率,尽管这个效率可能是以看不见的方式实现的。

经济高速发展后,稳定与和谐就成了社会的首要价值,就突出要求尊重和保障公民人格,但是中国民法还没有意识到住房和承包地对公民人格的意义,没有把它们与普通的物区别开来,因此,才有了最高法明明判错了案子,却把错误的裁判当成了指导性判例。

三、侵犯财产权,司法解释正走在大路上

要想不侵权,最高法还是办法的。那就是查封涉案房屋中属于属于涉案一方的份额。这样,也就相当于查封涉案一方夫妻共有的房屋。然后,取得另一方的同意,拍卖涉案房屋还债。在涉案夫妻具有多套房屋的前提下,查封会限制不涉案一方的处分权,不涉案一方是完全可能配合执行的。另外,执行对夫妻双方的压力,比如黑名单制度的压力,也促使不涉案一方配合执行。

2005年1月1日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允许查封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但是并未允许拍卖和抵债。其规定是,

“第二条  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占有的动产、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特定动产及其他财产权。

......

第六条 对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人民法院可以查封,但不得拍卖、变卖或者抵债。”这是正确的,因为执行法院完全可以通过查封被执行人在涉案房屋中的份额,查封涉案房屋。但是2015年5月5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却大踏步走上了侵权的道路,其第二十条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被执行人以执行标的系本人及所扶养家属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为由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一)对被执行人有扶养义务的人名下有其他能够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的;
    (二)执行依据生效后,被执行人为逃避债务转让其名下其他房屋的;
    (三)申请执行人按照当地廉租住房保障面积标准为被执行人及所扶养家属提供居住房屋,或者同意参照当地房屋租赁市场平均租金标准从该房屋的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
    ......”

显然,依据该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三种情形下,被执行人本人及所扶养家属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也可以执行了。这三种情形下,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房屋完全可能是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因而存在侵犯不涉案一方共有权的可能。

法院必须回归本职、本性和本色,而不能把太多的行政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只有这样,中国法院才能始终保持法官依法断案的“平常心”。

上一篇:中心举办《问题与展望:我国不起诉制度的… 下一篇:“涉罪未成年人社会支持体系构建研讨会”…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版权所有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网宣办
联系电话:029-85385739 电子信箱:shs710063@163.com xbzfxsfzx@163.com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00号 邮编:710063(雁塔校区研究生综合楼4层)
陕ICP备050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