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政法大学主页 今天是:
西北刑事法律网 >> 网站专题 >> 理论前沿 >> 正文内容
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侦防对策研究
作者:刘 磊 刘晶晶 来源:《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第4期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1日 点击数:

“P2P网贷平台是一种个人在收取一定利平台跑路、暂停运营等问题,仅杭州就有140息的基础上,通过第三方平台向其他个人提供余家,占比为26.7%。”{2}其中,滨江区在此小额贷款的金融模式。”{1}根据《网络借贷信次爆雷潮中遭受重创。截至到2019年3月15日,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暂行办法》(银监会令滨江区经侦大队已经受理了16起网贷平台案〔2016〕1号)规定,正规P2P网贷平台只是件,其中13起已经立案,3起仍在受理阶段。通过提供信息,使投资方和用款方能够实现直这些案件涉及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接借贷,而不与两方产生债权债务关系的一种资诈骗罪”“洗钱罪”等,受害人数大于7万人,中介平台。但一些犯罪嫌疑人故意利用互联网平台未兑付总额达50多亿,严重危害投资者金融的概念,建立起“伪P2P网贷平台”,即的财产安全,阻碍杭州互联网金融市场的繁荣表面打着P2P旗号,实则私设“资金池”开展发展。具体而言,滨江区伪P2P平台非法集资资金自融或编织“庞氏骗局”等非法集资的平犯罪现状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台。此类伪P2P平台完全背离其信息中介的定

(一)总体犯罪数量激增

位,触及我国法律红线,危及我国互联网金融杭州市滨江区是杭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安全,亟待精准打击。发区,是杭州高新技术创新的源泉和中小科技一、滨江区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企业的聚集地。随着杭州互联网金融产业的快现状速发展,不少P2P网贷公司坐落于杭州市滨江自 2018 年 6 月以来,P2P网贷平台出现了区,一些劣质平台也随即掺杂其中。2016年,集体爆仓现象。作为民间资本甚为活跃的地区,杭州市滨江区全区对包括伪P2P网贷案件在内杭州成为此次P2P网贷平台倒闭潮的重灾区之的涉众型经济犯罪仅受理3起,2017年受理一。据融360网贷评级组统计数据,“自今年16起;而到2018年,仅伪P2P平台非法集资6月1日起,全国共有525家平台出现经侦介入、犯罪受案数就高达16起。

(二) 犯罪标的额小但涉案资金大

P2P借贷是将闲散的民间资金进行集中后向有融资需求的借款人提供资金的一种小额借贷模式。因此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中每个报案人的标的额相对较小,特别是在借款人为自然人的案件中,基本都在30万元以下,大多都是10万元以下,一两千元甚至几百元的也比比皆是。尽管案件标的小但由于受害投资人众多致使涉案资金巨大,如杭州财术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利用“财术理财” APP从6万余名投资人中非法吸收资金共计1600余万元,社会影响恶劣。[1]

(三) 犯罪活动呈集团产业化趋势

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案件中,涉案人员众多且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呈现集团产业化趋势。一般而言,业务员负责发布标的、财务人员负责转账,高管负责平台运营、风控总监负责隐瞒风险、实际控制人负责总体策划,在某些涉及伪P2P平台集资诈骗案件中还有专门人员负责取现。根据2019年3月滨江区公安分局的通报,辖区内“元泰金服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中,采取了刑事措施涉案人员达23名[2],涉及前任高管、现任高管、财务人员等。

(四) 犯罪手段具有欺骗性

一般而言,正常P2P网贷的年收益率大多是在10%-12%之间。为了吸引投资人进行投资,伪P2P 网贷平台会虚构高额回报,如杭州沪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摇钱宝平台)新手标达12.8%,杭州财术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财术理财平台)每款产品设置8%-15%不等的年化收益率[3]。与此同时,为了获取放款人的信任,网贷平台不仅会在“百度网页”“小米手环”等众多平台发布大量广告,宣称具有国资、上市、银行背景,还会在宣传网页上放领导照片、讲话等用于证明其理财产品受到政府的支持、安全可靠。并且一些网贷平台会在出借人第一次投资后及时还本付息,营造出能够“赚快钱”的假象,从而骗取投资人的信任,诱使其再次投资,使大量被害人蒙受了经济损失。

除此之外,辖区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模式表现为两种。一是“资金池+自融”模式。 P2P资金池是指平台资金流入与流出之间形成较稳定差额的资金储蓄空间。平台一般会利用金额、期限错配,以多个产品映射多笔资产来营建资金池。由于P2P平台有权控制资金池中资金的流向,故而在网贷平台中极易形成资金自融现象,即将本应出借给真实借款人的资金挪来自用,从事投资或出借给关联公司或本公司股东,造成收益由平台自身独享而风险却由投资者隐形承担的局面,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二是“资金池+庞氏骗局”模式。所谓庞氏骗局就是空手套白狼,一些P2P网贷平台经营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发布虚假标的和虚高利润引诱出借人投资,并制造资金池借新还旧,以此方式在短期内募集大量资金后用于个人挥霍, 甚至携款潜逃,从而构成集资诈骗罪。如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通过虚构借款人及借款标的,以高额利息吸引资金出借人通过旗下平台出借资金,将所得资金进行取现用于个人,给资金出借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构成集资诈骗罪。

二、伪P2P非法集资犯罪集中爆发于杭州市滨江区的原因

杭州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的高地,以蚂蚁金服为首的一批优质合规互联网金融企业引领着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受杭州浓郁的互联网氛围吸引,一大批P2P网贷平台在杭州落地并快速发展。截止到2018年6月,杭州共有300多家P2P理财平台,其中不乏一些异化平台。因此,在行业风险暴露潮中,杭州相较于其它省市出现的风险事件也较多,更容易集中爆发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滨江作为杭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其辖区内多家P2P网贷平台爆仓只是此次产业“倒闭浪潮”的一个缩影。故而,分析杭州市滨江区集中爆发伪P2P非法集资犯罪的原因要从杭州市乃至全国整个行业行情出发。

(一)民间资本旺盛但投资渠道狭窄

近年来,杭州社会经济发展明显提速、居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民众拥有积累了一定的闲置资金。据杭州统计局数据,“杭州市全年地区生产总值13509亿元,全年全市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4348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1172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193元” {3}。群众投资需求不断扩大,投资渠道却不畅通,二者之间的矛盾给不法分子带来了可乘之机。他们利用群众投资心理,以高利息、低风险为诱饵,非法募集资金,造成杭州此次大规模网贷案件的爆发。

(二)行业恐慌及门槛提高引发挤兑潮

随着上海“联璧金融”“唐小僧”等P2P平台接连爆仓,网贷行业爆雷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蔓延至杭州。部分投资者失去了对P2P借贷行业的信任,开始恐慌式套现,直接导致了杭州市滨江区多家网贷平台的资金链中断,P2P平台负责人开始跑路。另一方面,部分网贷平台的爆雷引起了相关监管部门的重视,加快了网贷行业的整改。随着合规门槛的不断提高,备案平台存量空间被不断压缩。一些小平台由于无缘备案,加剧了投资者的挤兑潮。在市场负面情绪持续性的感染下,网贷资金进一步流出,伪P2P网贷平台问题一时更为凸显,引起了全市经侦的介入。

(三)监管缺失使行业缺乏有效规制

作为一种创新型的金融业务,P2P行业的监督管理一直较为落后,加之我国社会信用监管体系也不完备,致使P2P行业发展缺乏有效规制。在2014到2017年期间,P2P网贷平台经历了粗放式高速发展,不少平台不仅吸收资金,还进行跨区域放贷,造成行业重大风险隐患。正是由于金融监管的缺失,一些异化平台掺杂其中,非法募集资金,甚至直接进行诈骗,为此次行业爆发危机埋下了引线。

三、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经验及困境

为积极开展网贷平台风险应对处置工作,杭州市滨江区经侦大队建立专案小组、进行风险排查、寻求第三方协助、加强宣传引导,使得滨江区P2P网贷平台风险慢慢趋于平稳,案件情况逐渐趋于明朗。但尽管如此,目前公安机关仍在侦查过程中遇到诸多困境,阻碍案件的办理。

(一)杭州市滨江区经侦大队的实战经验

1.建立专班小组

根据浙江省公安厅打击涉众型经济犯罪专项行动的统筹安排,杭州市滨江区经侦大队建立网贷平台案件专班小组,实施“专案+专班+专员”工作模式,落实领导包案、专人对接机制,深入开展资金研判、缉捕追逃、追赃止损工作,对涉嫌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案件进行集中整治。

2.进行风险排查

通过覆盖式线下排查,滨江区经侦民警逐步摸清全区P2P平台的实有数据,并依照风险程度和实际情况对P2P平台进行四分类,分别为打击清理类、监督退出类、正常退出类、暂时保留类,并制定“一企一方案”,强化风险防控。此外,滨江区经侦民警依托省金融办“天罗地网”金融风险监测系统、省厅风险性型经济犯罪互联网监测研判平台、涉众型经济犯罪排查报备平台等网上平台,对企业风险进行动态监测,落实风险预警。

3.寻求第三方协助

滨江区经侦大队为了高效、精准打击伪P2P非法集资犯罪,与第三方开展了密切合作。不仅与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签订框架协议,由其协助民警全面核查P2P网贷平台资金与资产、改造恢复网贷平台技术系统,而且聘请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力量提供专业意见以化解处置风险。此外还与一些大数据、网络安全公司合作开发互联网金融风险监测系统,对非法信息开展监测,有效掌握企业的动态发展情况。

4.加强宣传引导

为深化群众的预防意识,滨江区经侦大队积极组织各项宣传活动。不仅在滨江区网贷借贷信访接待点制作宣传展板,还在各社区、街道张贴“防范非法集资”宣传海报,以提醒社区群众理性投资。同时把非法集资宣传与滨江区平安建设联系起来,将预防伪P2P平台非法集资案件当作平安滨江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展。

(二)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侦查困境

1.案件复杂繁多与警力配置不足之间的矛盾

随着金融业、互联网的发展,经济案件的爆发率与危害性正在大幅增加。但与此同时,经侦队伍仍没有摆脱其小警种的定位。截至到2018年初,滨江区经侦大队只有8名正式民警负责全区所有的经济案件,不足滨江区总警力的3%,造成经侦警力“满负荷”状态。如表1所示,自2018年6月1日到2019年4月12日,杭州市滨江区共立案90起,涉及12起涉税犯罪、30起商贸犯罪、22起非法经营犯罪、20起涉众型经济犯罪,原案件“满负荷”状态变得“超负荷”状态。

表1 2018年6月1日到2019年4月12期间滨江区经济犯罪立案情况表

┌──────┬─────┬──────┬─────┬───────┬─────┐

│案件类别  │涉税犯罪 │商贸犯罪  │非法经营犯│涉众型经济犯罪│共计   │

│      │     │      │罪    │       │     │

├──────┼─────┼──────┼─────┼───────┼─────┤

│立案数/起  │12    │30     │22    │20      │90    │

└──────┴─────┴──────┴─────┴───────┴─────┘

为此,区公安层面抽调20余名骨干民警加入经侦队伍以应对警力不足困境。但尽管如此,办理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警力配置仍不合理。其一,除去内勤、教导员以及专办合同诈骗、税案的民警外,能够主办P2P网贷案件的民警不足20人,且大部分借调民警为非经侦专业,对P2P、网贷、金融知识不甚了解,同时专案民警还要兼顾不断发生的其他经济类案件,仍处于超负荷的工作状态。其二,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案件具有电子证据搜集困难、资金研判复杂、涉案金额巨大、涉案人员众多等特点,案件侦查的繁重与警力配置存在严重失衡,极易导致侦查过程受阻。

2.侦查案件与追赃挽损之间的博弈

在警力已定的情况下,如何有效分配警力和精力是提高案件侦办率的关键。一般来说,民警的主要精力应该投入到案件事实的侦查环节,以固定证据将罪犯绳之以法。但由于伪P2P平台金融案件是涉众型案件且与民众经济利益息息相关,追赃止损已成为考核民警的重要标准和平复投资人情绪的维稳要素。根据调研,民警有近一半的时间需花费在查封房产车辆、冻结涉案资金(银行账务、股权、债券等),追缴“推广费”上,严重分散民警的精力,减缓案件办理的进度。但此类涉众型案件受害群体人员多、分布广,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危害社会稳定。因此在案件办理时,民警既不能重侦查轻追赃,也不能重追赃轻侦查,如何在有限的侦查期限和精力内把握两者的平衡关系考验着经侦民警的职业能力与素质。

3.公众期待与案件进展之间的悖论

多个网贷平台的接连爆仓使得出借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更快地侦破案件、更多地追回资金是受害投资人的一致期待。但与此同时,不少投资人法律意识淡薄,在“微博”“贴吧”等公众平台频频抹黑民警,在闹市区聚众维权,甚至上访造谣民警涉黑,在其希望得到民警对案件重视的同时,减缓了民警侦办案件的效率。如表2所示,从2018年初截止到2018年10月11日,滨江区网贷借贷平台投资人到省政府上访共12批次276人,到市政府上访共16批次546人,到区政府上访18批次1800人次,其中存在重复来市赴省集访现象,且大多数投诉件基本雷同,严重影响处置工作的有序开展。

表2 2018年初到2018年10月11日滨江区网贷借贷平台投资人上访情况表

┌──────┬──────────┬─────────┬───────────┐

│上访地点  │省政府       │市政府      │区政府        │

├──────┼──────────┼─────────┼───────────┤

│上访人数  │12批次276人     │16批次546人    │18批次1800人次    │

└──────┴──────────┴─────────┴───────────┘

此外,主办网贷案件民警在遭到投资人造谣涉黑的举报后,不仅需要接受督察的审查,书写报告,浪费大量精力,有时还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处理公众的群访群闹,由此阻碍了案件有效侦办的进程。

4.实际侦查与法律理论之间的差距

鉴于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是一种新型犯罪,经侦部门在实践办理过程会遇到各种司法困境。为有效惩治此类犯罪,不少法律法规已适时出台以解决可能遇到的法律难题,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定义了非法集资行为,列举了10种非法集资行为的类型,明确了相关行为定罪和量刑的标准。”{4}《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对非法集资的“非法性”认定、单位犯罪的认定问题等予以了解释,为经侦民警办理伪网贷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提供了依据和方向。但实践侦查过程中,许多经侦民警仍面临众多法律问题,经调研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站台”法律责任的确定

许多受害投资人除了受“赌博心理”和“贪念”的驱使购买P2P理财产品,更多的是信赖P2P网贷平台背后的国资、银行背景才进行投资。现实中,存在一些国企在收取“站台费”后为P2P网贷平台站台,其虽表明“不参加平台的经营活动”,但无形中增加了公众对于平台的信任,如同一只隐形的推手。但就目前我国法律体系而言,并没有针对“站台”法律责任的规定。

(2)“推广费”性质的界定为了公开吸收公众存款,平台往往会投放大量的广告在“今日头条”“小米手环”“百度网页”竞价排位等推广商中。其中涉及的推广费高达数十万,乃至百万千万。追缴推广费也成为民警追赃挽损的任务之一。但目前我国法律规范中就推广商对于平台的审查内容、审查责任的范围并没有明确规定。推广商完全可以辩解自身在“不明知”的情况下为伪P2P平台提供广告服务。因此是否对推广费进行追缴以及如何对推广费进行合理合法追缴成为民警追赃挽损工作中遇到的困境。

(3)人员层级的鉴定

P2P网贷案件的嫌疑人人数众多,从业务员、财务人员到策划人可能涉及几十号人,层级复杂,各自地位和作用也不尽相同。一些大平台中,一个小业务员可以吸收公众几千万的资金,但属于从犯,而另一些小平台中,一个主要业务员可能只吸收十几万的资金,但属于主犯。主从犯的界定对经侦人员开展侦查活动具有重大意义,决定了犯罪嫌疑人是否在侦查环节采取取保候审等。因此如何对这些人员的行为进行定性既是当前司法工作的重要任务,也是经侦人员的侦查困境。

(4)取保候审的适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取保候审的决定机关应当综合考虑保证诉讼活动正常进行的需要,被取保候审人的社会危险性,案件的性质、情节,可能判处刑罚的轻重,被取保候审人的经济状况等情况,确定保证金的数额。”这意味着是否采取取保候审以及保证金数额的多少都基于公安机关的自由裁量。在实践中,“归还涉案金额达多少比例” “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判断依赖于警察的职业判断以及对案情的了解,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和严谨性。

四、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侦防对策

(一)完善法律规范,形成监管合力

为维护国家金融管理秩序,惩治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应当针对经侦部门在实际侦查过程中遇到的法律难题,统一作出解释,给出意见。具体而言要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对“站台”的法律责任、推广商的审查范围、取保候审的适用等予以明确。如针对收取站台费为伪P2P平台提供背景支持的国企、央企要根据其参与程度、收费标准等明确其法律责任,赔偿范围,为经侦部门提供正确的侦查方向。

此外,如表3所示,随着2018年8月网贷整治办发布《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关于P2P网贷平台合规化的“一个办法,一个通知,三个指引”的制度框架已经初步建立。“在风险社会的背景下,需要通过法律将所预见的风险最小化,最大限度地保障公民的利益” {5},各监管部门应根据该“1+1+3” 制度政策体系,统一监管要求、监管方式、监管力度,形成监管合力,最大化降低P2P 网贷平台成为不法分子犯罪工具的风险。

表3 P2P网贷平台合规化“1+1+3”制度政策体系

┌────────┬───────────────────┬────────┐

│时间      │文件名称               │发布机构    │

├────────┼───────────────────┼────────┤

│2016年8月    │《网贷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银监会     │

│        │办法》(2016年第1号令)         │        │

├────────┼───────────────────┼────────┤

│2016年11月   │《网贷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银监会、工信部、│

│        │》                  │工商局     │

├────────┼───────────────────┼────────┤

│2017年2月    │《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     │银监会     │

├────────┼───────────────────┼────────┤

│2017年8月    │《网贷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银监会     │

│        │指引》                │        │

├────────┼───────────────────┼────────┤

│2018年8月    │《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 │全国P2P网络借贷 │

│        │的通知》               │风险专项整治工作│

│        │                   │领导小组办公室 │

└────────┴───────────────────┴────────┘

(二)优化警力配置,建设“智慧经侦”

经侦部门在保卫辖区内经济安全方面是主力军,是打击经济犯罪的核心力量。经侦队伍是否具有较高的办案水平、是否具有较高的职业素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经侦工作的办案效率。在当前的金融市场形势以及经济犯罪情况下,经侦部门应当摈弃其小警种的定位,走向专业化建设的道路。首先,要扩充警力基数,减缓警力不足问题。面对当前严峻的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形势,滨江区需增加经侦民警编制,扩充一线警力,形成一支固定的专业的经侦队伍以解决当前经侦警力失衡的问题。其次,要加强专业培训,提升民警的综合素质。通过聘请金融、审计、法律、公安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去经侦大队开办讲座,开展指导,为民警答疑解惑,向民警传授业务知识,使其在理论和实践中不断提升自身的信息研判能力、数据分析能力等业务实战能力。最后,要推动“智慧经侦”建设,向科技要警力。滨江区经侦大队应贯彻“信息化建设、数据化实战”发展战略,创新警务模式,整合各项资源,着力打造经侦工作信息化平台来强化P2P平台信息采集和数据研判,使之成为助力经侦工作的重要辅助工具。同时需搭建各部门协作机制,以此推进新常态下“智慧经侦”的发展,从而有力推进网贷案件的办理。

(三) 加强社区预防,开展清楼行动

“社区预防, 是指从社区的角度,在社区范围内进行的犯罪预防。”{6}基于其基础性、广泛性, 可以最大限度鼓励社区群众参与社区治安预防, 实现犯罪预防效果最优化。因此面对当前的P2P网贷非法集资案件,开展社区预防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首先,要充分发挥好派出所的基础防控作用。应组织社区民警对辖区内重点写字楼进行上门走访摸排,对商业集中区、居民小区等进行排查,对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进行了解,对企业的相关人员信息进行登记。其次,对于高危商业楼宇,要由市区两级经侦民警为主联合社区民警一起排查。其中由一名经侦民警主控一栋高危楼宇,同时发动楼宇自治力量和群众信息员,做到多种措施并举。此外对在排查中评估的风险企业要进行分类,落实高危列管、清退资金、强制关停等措施,有效消除风险,以此将社区警务工作与经侦基础工作结合在一起,成为非法集资犯罪立体防控体系的基础。

(四) 深化预警防范,加强风险教育

P2P借贷投资人风险教育是一项长期且艰巨的工作任务。有关部门要在各街道、各楼宇、网贷平台信访接待点等多处张贴防范非法集资、虚假诈骗相关宣传海报,增强投资者风险防范意识,引导信访出借人合理合法维权,不断提醒广大民众不被 P2P拥有银行、国资或上市公司的背景所迷惑,而是注重平台是否在垂直领域有竞争力,其资产质量能否达到较高的风控标准。此外,在派出所、经侦大队接待室要引入信访人心理咨询师以疏导出借人的情绪。通过充分发挥专业人士的专业技能,可以缓解投资人的悲愤心情、减缓警民之间的矛盾,同时起到宣传引导和维稳的作用。

结语

P2P网贷平台通过互联网金融创新,利用对小额资金的有效整合,为中小企业开辟了新的融资路径,已成为支持我国实体经济的重要力量,但与此同时P2P网贷平台也带来了风险和危机,出现大量自担自保、资金池与自融现象,损害广大投资者的财产权益。为此,在给予正规P2P 借贷平台合理生长空间和有效打击伪P2P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前提下,相关主管部门应明确立法规范、形成监管合力,优化警力配置、建设“智慧经侦”,加强社区预防、开展清楼行动,深化预警防范、加强风险教育,促进杭州互联网金融市场健康发展。

 

【注释】

[1]中国裁判文书网.雷某某、夏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审刑事判决书[EB/OL].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e92c9ebb-2c92-47c3-a7fb-a98900cfac20&KeyWord=%E7%BD%91%E8%B4%B7, 2018-10-31/2019-05-03.

[2]杭州市公安局高新区(滨江)分局.元泰金服平台案情通报[EB/OL].https://www.p2peye.com/thread-2216993-1-1.html, 2019-03-02/2019-05-03.

[3]中国裁判文书网.雷某某、夏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审刑事判决书[EB/OL].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e92c9ebb-2c92-47c3-a7fb-a98900cfac20&KeyWord=%E7%BD%91%E8%B4%B7, 2018-10-31/2019-05-03.

 

【参考文献】

{1}吴晓光,曹一.论加强P2P网络借贷平台的监管[J].南方金融,2011(4):32-35.

{2}陈鑫.杭州清退亿元以下网贷平台,至少15家机构无缘备案[EB/OL]. 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bank/dsfzf/2018-11-14/doc-ihnvukfe7222200.shtml, 2018-11-14/2019-05-03.

{3}杭州市统计局.2018年杭州统计年鉴[EB/OL]. http://www.hangzhou.gov.cn/col/col810005/,2018-10-30/2019-05-03.

{4}彭冰.非法集资行为的界定——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非法集资的司法解释[J].法学家,2011(6):38-53.

{5}罗斯科·庞德.通过法律的社会控制[M].沈宗灵,董世忠,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35.

{6}李若菊,王会玲.论电信诈骗的社区预防[J].政法学刊,2010(5):45-49.

上一篇:职务犯罪牵连案件主管问题研究 下一篇:论共享经济时代使用盗窃之可罚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版权所有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网宣办
联系电话:029-85385739 电子信箱:shs710063@163.com xbzfxsfzx@163.com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00号 邮编:710063(雁塔校区研究生综合楼4层)
陕ICP备050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