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政法大学主页 今天是:
西北刑事法律网 >> 传道授业 >> 声音与言论 >> 正文内容
命运催你进入法学的门
作者:沈泽渊 来源:法律博客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9日 点击数:

今天,无论是以公历计算,还是以阴历记算,都是你生命中不同寻常的一天。这一天发生的许多事也许你会忘记,但这一天你迈入的一个新的人生轨道,对你来说也许意义重大。

从高考填写志愿选择法学的那一天起,到你被法学院录取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天止,你也许还在怀疑自己选择法学这个专业,以及怀疑将来可能会选择与法律有关的这样的职业选择是否正确;从录取通知书收到后,一直到进入法学院之前,你也许在想象大学是个什么样子?法学究竟要学什么玩意儿?而今天当你到法学院报到了,我不知道你们会有什么样感受,尽管我和你们曾经有同样的经历。

是的,有好奇,但我告诉你没几天你可能会厌倦;有欣喜,但我也告诉你将来也许你会遇到悲伤;有憧憬,但我同样告诉你将来可能也有颓废的时候。

然而,这是“命运”催你进入法学的门,这个“命运”不是“听天由命”的命运,这个“命运”是时代赋予你的使命,是你个人实现理想的可能。

今天,恭喜你,加入法律人的队伍!

日本著名学者、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在《劝学》开篇中说:“天不造人上人,亦不造人下人。”这是我首先想和大家说的。这与法学无关,因为进入大学,很多你没遇到过,首先你要适应。因此,你必须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无论你来自哪里,也许你有着富裕有权势的家庭,是“官二代”,但我告诉你,你也有可能成为那位叫嚣“我爸是李刚”的社会残渣;也许你的家庭不富裕,是“农二代”,但我告诉你,没有什么可自卑的,别人能考上这个学校,考上法学院,你也考上了,说明你不比别人差!今后的四年,你需要的只是努力,改变命运。

也许进入大学,你会遇到很多的新事,与学习无关的事会让你不知所措,过去曾有人(也就是现在你们的学长学姐们)问我,大学到底要不要加入什么社团?我的回答是,无论你加入不加入,你都要保持自己的个性,不要改变自己坚持多年的好的原则。当你看到丑陋的现象时,如果你没有能力揭露,请至少不要“同流合污”,至少你要做到“同流不合污”,这一点相当重要。我见到不少学生,过去好好的,可是随着接触丑陋的东西越来越多,出于“自己没办法,不这样不行”的借口,随大流,这是很可悲的事情。德国学者威廉•冯•洪堡就曾说过:“人类最为丰富的多样发展,有着绝对而根本的重要性。”我希望你们要多样发展,而且要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在做令‘上帝发笑’的事情时,人们原本也可以跟着上帝一起笑”(孙文恺),所以啊,不论做什么事,加入社团抑或不加入,要努力寻找它的乐趣。

这个时代“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我觉得理想其实也不丰满,你们当初选择学法学,是因为心中存在着追求公平正义的伟大理想吗?有么?

我想,一定有,但不会很多。

这是“命运”催你进入法学的门。

我们这个时代每天都不缺少新闻,都不缺少让你愤怒的新闻,除了无奈的叹几口气,你也许不能干什么。也许有一天你突然觉得你变了,过去你懵懵懂懂,什么事都不关心,突然有一天你关心起“国家大事”来,像个“愤青”。很多人都说学法学的人大部分都像“愤青”,但我不认同这样说法。你说,一个有理想的法律人,对法治、民主、自由这些正常社会基本的“元素”的渴求,怎么能够说是“愤青”呢?如果是,我们到希望这个社会多一点这样的人。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曾说:“这是一个让你看《建党伟业》,却不让你‘建党’!让你唱‘革命歌曲’(红歌,我还稀里糊涂的参加过),却不允许你‘革命’”的时代!清代诗人赵翼也曾说:“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始工。”中国还没进入法治社会,法律就业面那么窄,就业那么难,是幸还是不幸?但是请相信“赋到沧桑句始工”。

“在法学院里,很多人会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科学,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是罗马法、圣经、教会法、迷信、封建残余狂乱的虚构和冗长死板的制定法的大杂烩。教授们努力从混乱中得到秩序,在鬼都找不到的地方寻求意义。”(伊弗雷姆•图特)虽然法学还不至于像图特所说的这样,但是也不完美,就说昨天刚刚通过的《民事诉讼法》修正案,也还有很多在我们看来的遗憾。

甚至研究法律的人,也不免对法律产生怀疑,著名学者耶林就曾写过“法学是一门科学吗?”郑戈博士也曾写过“法律是一门社会科学吗?”今天你还没有接触法学这门课,但是有时候也要多点怀疑。不管怎么样,你都要记住怀疑归怀疑,你还是要“为法学而奋斗”,这话是康特洛维兹说的,他是被阿列克西誉为德语法学界“八颗伟大行星”之一(耶林也是其一)的拉德布鲁赫的得意门生。也许这些人你还没有听说过,但是将来你要去读他们的书。而你读他们的书的时候,你会真正体会到一种感觉——“你将怯怯的不敢放下第二步,当你听到第一步空廖的回声”。(何其芳)

这就是我接下来想讲的一个话题。

比尔•盖茨曾说过:“一个人可能会高估自己一年会完成的事情,但是,往往也会低估自己在五年中能完成的事。”换句话说,你们也可能低估自己在大学四年能完成的事,四年能做什么呢?你应当做好规划,除了努力通过英语、计算机、司考等等之外。

是的,无论如何,你不应该是“一心只读教科书”的学生。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好书,人生短短的两万多天不能白白浪费。当你整天“浸泡”在QQ、人人、微博上打发时间的时候,其实你可以阅读很多很多的经典。我也相信,你的很多观念会改变。“读的书越多,对事物的鉴别力就会越高,至少会变得不那么盲从,知道一件事情可能会有不同的说法、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观点,不那么容易轻信。”(杨奎松)每一本儿书都是坟墓,那里埋藏着倾诉,但是没有人听,所以有的人才会寂寞!将来,你会发现你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参加比赛、活动、演讲、辩论。有时去想想,你有多少时候是在“进”呢?很多是在这些活动前“准备”——大部分是“百度”帮忙“突击”。忙忙碌碌地,都忘了读书积累,去听书的“倾诉”吧!

人的读书成长有好几个阶段:无知阶段:没立场,没想法;开始读书、认知阶段:有朦胧的想法,处于渴求阶段;因知识的积累,产生了很多的想法,于是得了“病”,什么都想批判;随着阅读的提升,人生观的磨砺,对世界、人生、社会心怀怵惕,怀着温情与敬意。以柔和宽容但又不失人格看问题。我也相信,一切都会改变,是迈向进步的改变。

尽管,迈向法治国家现在看来有点像是“朝天狼星搭建一条漫长的天梯”,但有希望,我们就可以去开辟道路。

你们今天共同走到了一起,来到了法学院,于千万人之中,命中注定同搭了一个舞台,那么就要从容优雅的演出,不要刚开演就不往下演。你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叫做“法律人”的团体,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要团结。尽管毕业后“有一半人抓另一半人”。(开玩笑)

几个月前,著名民法学家王泽鉴先生曾在南京大学做了两场学术讲座,令我映像很深的是,王泽鉴先生特别强调“法感情”,并特别提到了高鸿钧、贺卫方两位先生在“比较法丛书”总序里面的话。王先生说,这篇文章令他感动不已,我也愿读给大家听,这是我们法律人的情怀:

自西元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千山万水,不成障碍,黄种白种,弗为阻隔,孰料意识形态之藩篱竟难以逾越。资社判分,互为仇雠;中西两立,几断音讯。当此之际,比较法学之命运自不待言。迨至七十年代重启牖户,恍如隔世;再度开眼,宛若梦醒。今是昨非,议补天之计;劫余思生,虑长治之道。民主法治之论,遂成治道共识;自由人权之题,遂为时尚话语。

跟大家想说的还有很多,我相信,今后还有机会。北大法学院教授朱苏力说:“不是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结果,也不是一切努力都有结果,不是最努力的就一定最有结果,更不是努力就有一个确定的结果。”但还是要努力,不努力就什么结果都没有。

就像“两片树叶,今天偶尔吹在一起”(储安平)。你和法学,“吹在了一起”,命运催你进入“法律之门”(卡夫卡),不要徘徊,赶紧进来。

今后,你和她“在一起”。

上一篇:研究生,研究你的人生——在北航2012级研… 下一篇:刘志权:教师的尊严需要我们共同呵护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版权所有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网宣办
联系电话:029-85385739 电子信箱:shs710063@163.com xbzfxsfzx@163.com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00号 邮编:710063(雁塔校区研究生综合楼4层)
陕ICP备050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