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政法大学主页 今天是:
西北刑事法律网 >> 传道授业 >> 声音与言论 >> 正文内容
教师节的特别礼物:来自学生的质疑
作者:俺来也 来源:http://zhoubotong.fyfz.cn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1日 点击数:

教师节的特别礼物:来自学生的质疑

不理按:记得自己还是在校学生时,也喜欢质疑、追问各位老师,因为我始终信奉“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所以,当我成为教员后,也特别留意、欣赏质疑老师的学生。但新一代的青年们,显然比我(们)更加成熟,思维也更加活跃,因为他们的思考、质疑面已经远超过了同年龄段时的我。如下是今天――教师节前夕一位网友的来信以及我的回信。我把这封来信当作自己的教师节礼物,也把它送给自己的老师们以及天下所有的教师们。

 

首先是网友的原信(一字没改、没删):

亲爱的周老师;

你好!

首先十分感谢您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抽空阅读这封并不具有多少价值的信。这封信的成因是近来听闻香港国民教育问题与来自华东政法大学张雪忠老师向教育部写的一封信(已上传至附件),不知道您对以上两件事有何看法?另外本来也有些自己的想法,希望能与您互相探讨。

您受国家正统的教育,从一名普通的小学生经过高考,再到考研直到现如今令人尊敬与羡慕的博士学位与厦门大学法学院的老师。您通过自身的天分与勤奋获得如此成绩自然值得我们学习,但是您目前的成就除了您自身因素外,自然还有中国政府的功,中国教育部制定的教育体系给予您考研考博的机会,让您拥有现在的成就。换句话说,您是在我国政府教育体制下通过自身努力拥有现在的成就。可是不知道平时爱质疑的您是否对中国教育,特别是国人的政治教育有何见解?

我知道您嗜书如命,法学功底更是令人称道!您的专业方向是法理学,在此专业颇有建树,但在您沉浸在您喜爱的学术研究中的时候,不知道对您中国现如今的法制与教育体有何看法,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我认为,无论您是以法律人的身份还是教育工作者以现在中国教育体制与中国法制状况都应该做点什么,说点什么?

您似乎是共产党员,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参加共产党,当然,这是您的选择,我完全尊重你。您信仰马克思我也完全尊重您,但是贵党的领导人的想法却大相径庭,贵党的领导人想要把(并且已经开始做了)13亿中国人的思想全部马克思化,不知道您作何解释。

当您沉浸在法理学的世界中时,不知道您对“黎庆洪案”,律师被打,司法不公等现实问题又保持什么态度?至少在您发表的博文看不出你对此类问题的看法。同样身为教育工作者,张雪忠老师以作为一位教育工作者的身份勇敢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他冒着可预知与不可预知的风险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这么做了!虽然教育部以一句“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为由对张老师有理有据的文章予以回应,但是我觉得这才是一位法律人,一位教育工作者和一位爱国公民应该做的事,而这样的人确实少之又少!

本人自然绝对坚持香港同胞与张老师!作为法律人,法学专业知识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平等民主的思想,最重要的是敢于对不正当权力作斗争。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没有法律可悲,然而利用法律为所欲为更是可耻。在中国,法律面对权力似乎也就没有那么强大了。。。。

最后,再次感谢您的宝贵时间能花在我这封微不足道的信上。祝你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如下是我的复信(省却了一些不必要的内容):

FF同学您好,

谢谢来信,也谢谢您的有困惑的学习、生活,更谢谢您的担当意愿和对我担当的质疑。

我猜您是位在校青年,因此冒昧地称您为“同学”。

老实说,我佩服、尊重一切说真话(内心实话)、做真事的行为——哪怕这种“真”可能按照大众标准是不好的,我都认为只要它没有危害到公序良俗或私人合法利益就值得佩服、尊重。

但这并不意味着相反的、或不同的言行方式就一律不可取、不应存在或不值得尊重。

回到来信中的问题:(法学)理论者的担当。

事实上,在我看来,理论者的工作有三个:第一,先按理论逻辑对自己的专业问题展开符合理论秉性的研究,并得出符合理论逻辑的结论;在这个基础上,第二,如果还有能力、并有机会,我也并不反对理论者参与实际生活,但我反对理论者按照理论的逻辑来参与实际的政治、社会、经济生活。理由?理由就是实际生活从来都不全是、甚至主要不是逻辑,而是妥协,者意味着理论者其实根本上是不适合直接参与实际生活的。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现代社会(分工细化、利益关系复杂的社会)不允许、事实上也不再存在君(实践家)师(理论家)合一的角色。我认为,如果一个理论工作者做好了第一项工作又有参与的冲动,那么,第三,他最合适的角色也许应该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批判现实并制造和引领舆论。

至于你提及的华东老师,老实说,他做这个事儿时其实并不是以“理论者”身份进行的,毋宁说是以公民身份进行的。你说呢?

 

我在报纸媒体上发表的作品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尝试着在做如上第三项工作--但我现在确实越来越怀疑,我第一项工作是否做好了?老实说,我不认为那些成天上蹿下跳、出入于各种领域的所谓“专家”们做好了第一项工作;因此,我一般对这些人的做法或观点不怎么关注:以看电视为例,如果我看到一个学历史的在为城市建设夸夸其谈,我一定换成卡通或广告频道……

         最后我要说,像任何一个政党一样,中国共产党肯定也有问题,但有问题不一定就要取消或搞臭、打倒它,也可以是其他“处置”模式:如通过努力改善它。作为一个普通的党员,我们能做的当然很有限,可是我们毕竟可以做些什么:帮邻居大妈提个菜;帮路人指个路;在课堂上提示自己的听众某些内容;在工作中努力完善;……做这些当然不一定需要党员身份,但你不能反过来说一个党员做这些事不利于整个党组织的改善。

如上种种,供你参考、批评。

顺祝新学年快乐!

 

                                                         不理

                                                  2012年9月9日 

上一篇:新时期中国司法改革反思 下一篇:贾宇校长寄语2012级新生 恪守校训 坚定信…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版权所有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网宣办
联系电话:029-85385739 电子信箱:shs710063@163.com xbzfxsfzx@163.com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00号 邮编:710063(雁塔校区研究生综合楼4层)
陕ICP备050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