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政法大学主页 今天是:
西北刑事法律网 >> 传道授业 >> 声音与言论 >> 正文内容
辽宁盘锦案的法治隐喻
作者:歌儿在唱花在开 来源:作者的法律博客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0日 点击数:

辽宁盘锦血案,似乎正在收尾,一起恶性的刑事案件,在政府的出面说和和个别司法部门的专业忽略中,以四百万的赔偿为代价,为维稳,为社会稳定,为合法拆迁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去处理纠纷的警察可以直接击毙当事人,当然这个当事人必须是命贱人微言轻的普通公民。这不仅显示了国家机关的强大力量,也足以震慑敢于和政府、警察做对的社会不稳定分子,表明了当地政府拆迁发展的力度。

只是,以法治的视野看来,本该司法解决的,又一次被行政抢先解决,固然当事人有告与不告的权利,但如果这种权利的行使换不来期望中的公正结果,法律表面上没有缺席却早已失去了法的精神,那么还是不告也罢,因为人得活着,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更何况法律与行政相比,丢面子也不是第一次。

本文无意去纠结事件表象的碎片和细节,法律人一个基本的常识是:引发冲突的不仅是看得见的物质利益,情感的变化往往才是事件发生高潮和突变的直接原因之一;情境在突发性的案件中,往往能成为导火索引发激烈的情绪,并促成当事人现场的的行为选择;趋利避害是连动物都懂得的常识,非依法律可排除之事由(如精神失常等),人的选择都是理性和清醒的。故而法官在处理案件时,需不断反复的还原情境,并综合考虑当事人生存的背景,才能推究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场景,在案发情境下的真实意义,所谓动机的推理,比当事人时候的自圆其说更具可信性。

法治,绝不是连篇累牍的宣言和官方权威的判断,它应该有跳跃着律动色彩的鲜活的条文,它应该有一大批有良好法律素养的职业法律人,最重要的,是权力的掌控者要有追求正义的勇气和决心,要有良好的操守。

我们的国家,正处在走向法治的漫漫长路上,法治不是必然的结果,一切取决于我们在路上的努力。正基于此,我们不可能走得快乐而轻松,要谨慎小心。

(一)政府的面目

马克思关于事物本质的认识给我们永远的警示,社会治理机构不关乎人性,任何人性中的虚伪与诚实、直率与做作、高尚与诈狡,如果成为国家机构的标榜,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混淆视听。

    利维坦,这个在学习法律的人都很熟稔的象征,告诉你政府和国家的真实,公民在法律上的地位从来就没有低于国家,国家作为一个高度凝聚的,并具有巨大权威的共同体,它的力量来自公民赋予的绝对权力。然而,由于巨大的权威和无可匹敌的力量,它极有可能成为危险人物谋取私利、满足个人欲望的的工具。对这样一个人工创造的伟大的怪物,任何一次伪善、姑息和放纵,都会使人类苦心经营的机制和长久积累的理念,在瞬间被冲击乃至崩塌。必须有一个稳定、权威、有效的监督系统,以普罗大众的利益为根本出发点,时刻关注其行为,警惕其兽性的发作。

(二)警察的身份

本案中,请不要在前面加上人民二字,在一个集团犯罪案中,公务、警察的标识,将成为政府耻辱的标记,使那些正直善良的国家公务人员将因此蒙羞。那些肩扛盾牌、头顶国徽,以奉献为己任,为人民利益、民族利益不怕牺牲的国家公职人员曾是且一直是多少热血青年的报国梦想。然而当有些人,以公职人员的身份悍然充当帮凶和打手,用国家配备的枪支对准纳税人并敢于肆无忌惮的开枪,并以“击毙”这样的语调来描述百姓,俨然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俨然百姓就是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这种政治化的术语到底有多少人会相信,谎言只有制造谎言者才相信,应为只有在谎言编织的世界里他才会心安理得。 张研先生的的一枪,不仅仅是受害人家庭的血海深仇,还有民众对公务员队伍里害群之马的愤恨,更有对社会体制的普遍的怀疑。

(三)事实的真相

杀人者的喧哗和受害者的沉默形成对比,真相在见不得人的利益博弈中竟无法还原,所谓的权威解释只能是越说越荒唐。杀人者挥舞纱布包裹的手臂,唾沫纷飞地放大自己的勇敢和苦衷,却掩饰不了眼神后面的得意和冷酷;受害人在维稳者的虎视眈眈下以手掩面,配合官员在媒体面前违心地演出;这似乎是时下最流行的警匪剧,只不过呈现给公众的,是毫不羞惭抑或忍气吞声的谎言,还有灭绝人性的冰冷和残忍。

(四)庶民的生命

有限的几个生命在无限的时间长河中,在一个据说地大物博的国土上,在视民众为工具的那些政客眼里,实在是算不了什么;但我们仍然要给予深切的同情和长久的关注,皆因为源于对我们自身和后代的命运关怀、对无可替代的生命的一种理解和尊重,我已经厌倦再引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德国马丁牧师(Martin Niemoller)的留下的令世人深省的短诗,真理吟唱千遍但总是装聋作哑就没有意义了,究竟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统治者坚韧的面甲和冰冷的心,民心民情如果顽强地站在和谐社会阳光下的阴影里,我们的太平盛世岂不是成了自欺欺人的自慰。

(五)罪恶的源头

绝大多数拆迁都是有原罪的,绝大多数被拆迁的房屋,在被拆迁之前都是合法的,厦门一位市民在大街上控诉,一百多年历史的房子,在今天成为违法建筑了。爷爷的胡子一大把,孙子说爷爷的出生是违法的,这逻辑很古怪,也很疯狂很文艺,历史原来是可以被随意创造的,或者说根本不要历史。新生的所谓法律或者比法律要牛的多的政令,就可以让你没有历史。

毋宁说你的房子,重庆的抗战行营、北京的梁思成故居,那是民族史上何等深刻的记忆,抹去抗战的记忆,抹去建筑史的记忆,抹去关于中国农村的记忆,抹去历史,然后让人们在大同小异的掠夺式开发中麻木和顺从,强拆出一个所谓的新中国。

农民的住宅和土地在城市化的蛊惑中被征收,从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土地经营者变成一无所有的城市人,而城市正走在权贵资本主义的路上,绝大多数人将成为以出卖脑力体力的劳动者,70年的使用权也冷冰冰的告诉你,这座城市,没有属于你的一寸土地。

社会是有等级的,有的人的出身就是高贵的,公务员的位子也应该是世袭的,不平等的存在也是合理的,所以有人欢笑有人哭,这是辩证,因为五彩的霓虹需要黑暗来照耀才能感受美丽,幸福也需要多数的苦难的映照才能辉煌。

然而,这是一个金字塔式的逻辑,有着赤裸裸的私欲和卑劣的动机。在通往文明的人类发展道路上,为不同种族和社会形态的人们所共同抵御和反对,它生而有罪,它的名字就叫罪恶。

(六)遥远的法治

为什么要呼唤?我们竭几代人之力建立起来的法制体系,在利益和政治的锯齿切割下,已经被大卸八块,惨不忍睹,渐行渐远的法治成为遥远的理想,传统的等级社会在潜规则的指引下不动声色的回归,并以特色的名义昂昂然居于舞台中间,还有侍者体贴的为其披上现代的彩衣。

拆迁是合法的,掠夺是合法的,所以开枪也是合法的,荒谬的逻辑竟然以法律的名义推理出维权者该死的结论,死得其所,罪有应得,大快人心。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脸!警察要敢于开枪,一句句耸人听闻的雷语从当权者的口中喷出,毫无顾忌,振振有词;真相无需掩盖,直接信口雌黄,就可以成为权威的论断,这足以令百姓惊惧,令真正的爱国者警惕,十年文革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改革正在背离设计师的初衷,在反向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破坏总是容易的,摧毁也是容易的,老一辈浴血换来的人民当家作主,改革者殚精竭虑换来的成果,这一切,如春日之雪,在无声消融,几代人追求法治的努力,在公共服务机关的那些害群之马眼里,不屑一顾,不值一提。

但我们仍然得努力,哪怕杯水车薪,呼唤法治,呼唤有识之士以牺牲者的努力来避免我们民族深重的苦难,让我们的大地和苍生不再号哭和奔走。让中国人,活得有幸福、有尊严!

上一篇:关键时刻不要放弃 下一篇:夏学銮:“国之四维”论的当今价值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版权所有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网宣办
联系电话:029-85385739 电子信箱:shs710063@163.com xbzfxsfzx@163.com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00号 邮编:710063(雁塔校区研究生综合楼4层)
陕ICP备05000207号